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落忧伤

所有的思念和忧伤,都很无辜。我沉湎其中,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。走失的,只是旧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女干部为何羞于面对“性”  

2010-07-03 16:01:04|  分类: 真实的社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刘著民女干部为何羞于面对“性”
   据新快报报道,6月30日,广东省人口计生委主任张枫在广州市南沙区举行计生专题报告。报告中,“枫哥”用了不少通俗的“黄段子”作例子,讲述了性知识普及的现状和亟待改进之处,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报告会,使得到场的400多名机关干部掌声、笑声不断。但记者发现,也有不少女性干部,可能是因为不好意思而提前离场。

   从这个报道看出一个幸运,一个遗憾。这位计生官员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讲了不少“黄段子”,居然没有“扫黄办”人员前来将该人按传播讲黄色、淫秽信息论处,这是幸运。这些女干部仍端着架子,隐藏欲望,羞于面对性、面对性福逃走,这是遗憾。

  我觉得在性这个问题上,绝不是只是女干部问题,而是我们社会的问题。

  中国人是一个闷骚的,好面子,在人前喜欢以正人君子的面目出现。中国社会自古以来男人都是三妻四妾的,没有西方国家一夫一妻的传统,是因为“五四运动”才带来民主和自由思想,开始实施实施一夫一妻制度的。我没有搞懂的是古代社会男人小老婆成群,烟花柳巷遍地,但却到处宣扬“男女授受不亲”,闷骚得不行,很明显,这种闷骚、压抑的“气质”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。

   这种性观念一直影响到21世纪的现在。

   记得我们青春期的时候,要从课本上了解性基本上归零。幸好80、90年代,录像带流行,也只有从有限的外国黄色影片中“偷学”了,那是非常的压抑。我们痛恨可恶的“旧社会”导致我们很多性观念失常,对性是十分渴望,但又不得不在人前装君子,极力把自己幻想成“柳下惠”。

  我们的社会从来就没有正大光明谈论过性,基本上采取的就模模糊糊的政策,把性当成一个淫秽黄色的东西。可这又是人人要面对的问题,凡是有正常生理需求的人都离不开性,这有什么好隐藏的?这个社会卫道士很多,在人前喜欢举大棒,背后男盗女娼。不是有很多在台上大谈廉政、大谈自律、大谈人生理想的官员,不是一转身就栽倒情人、小三身上吗?很多官员、特别是贪官对性的渴望比谁都精力旺盛。而广大老百姓要谈论性、说说性,没准就把你按传播淫秽物品罪进行拘押。更多的普通老百姓,特别是一些进城打工的年青人,在性上面的需求没有人关心,完全自生自灭。于是出现了在山东平度市3名进城打工的青年农民由于长期不能回家,颇感寂寞难耐,无法解决生理需求,于是“AA制”嫖娼时被公安机关“绳之以法”,我们有理由嘲笑他们吗?我感到很可悲。

   我们的社会一味的要培养“一尘不染”纯洁无暇,天真浪漫的人,最好是那种认为这个社会处处是鲜花,人人是“活雷锋”的人。于是出现鲁迅涉嫌“语言恐怖”文字要被踢出课本,鲁智深涉嫌“行为暴力”要被剔除《水浒》,当然还有朱自清的散文也由于出现“违反交通规则” 的描写,有人建议剔除课本。

  这些人闲着没有别的事可做吗?

  我们的社会故作的清高,纯洁,让人忘了这个社会除了真善美,同时还有假丑恶。当我们大力抨击学生早恋时,却发现不仅是初高中,连小学都有早恋的现象,这就是我们的纯洁教育的结果。但我们大力扫黄时,却无力从根本上解决暗娼问题,无非是将暗娼从A地赶到B地而异。同时,我们的各级政府虽然大谈民生,却从未将进城打工者的性问题当成一回事。

   我们这位广东的计生官员说:“性福也属于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,要把性福知识宣传好。”我认为说得很对,大家在人前装完正人君子后,都免不了回家面对性问题,这是人之常情,非什么可耻之事。

  当然,除非你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无欲神仙。

  我不知道这位官员是代表谁在说话,但我想,我们的政府认真的把老百姓的“性福”解决个民生问题解决好,让老百姓在生理上真正过上“性福”生活,这个社会起码和谐一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